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情感

阳新一酒店被吃垮90万元白条中村单位占近海口商家

发布时间:2020-02-15 06:02:53

阳新1酒店被吃垮 90万元白条中村单位占近一半(图)

来源:楚天时报    作者:柯云峰

原标题:阳新三溪一酒店遭白条吃垮 共有白条近90万元,其中单位白条40余万,已拖欠数年

虞荣湖在阳新县三溪街开酒店已有多年。18岁起,他就在三溪街炸油条卖早点,慢慢的生意越做越大。数年前,他和妻子在三溪街街口和中段开办了两家酒店,其中中段的金三湖宾馆由虞荣湖经营。

近5年来,他的酒店前后成了三溪镇多个单位的定点接待处。虽然生意还算不错,但10余个单位打的白条,却让他忧心忡忡。三溪街居委会、横山村、军林村、立中村等单位,加起来打了40多万的白条,如果钱讨不回来,酒店就连买菜的钱都没有了,只有关门。他说。酒店遭多单位签白条吃饭

今年43岁的虞荣湖是土生土长的三溪街人,他初一未读完,便辍学在家,帮助父母干一些家务活。

18岁那年,在父母的安排下,虞荣湖学会了炸油条的好手艺。以后,他便在三溪街摆起了早点摊,油条是他的招牌。

经过多年的摸爬滚打,数年前,虞荣湖得以在三溪街中段一沿街路段建起一栋5层楼房,楼房的一、二楼被改造成酒店大厅和包厢,三、四楼则布置成了酒店的客房。他还在楼房靠街一侧挂起了金三湖宾馆的招牌。

由于人缘好再加上性格老实,虞荣湖的酒店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他也越干越有劲,因而又在三溪街街口也租下一间店面,开了另一家餐馆,交给妻子经营。

如果照此发展,虞荣湖的事业应该会越做越大。但2012年底,积累了越来越多的白条压垮了他的酒店。很多单位和个体老板都是签单吃饭,我们约好一段时间结一次账。虞荣湖说,但有些单位因为资金困难,结账时总是不结或者少结,下一轮再来签单吃饭,因此累积的餐费也越来越多。

由于赊欠的资金无法回笼,虞荣湖乃至连给员工发工资都很困难,也无力再运营酒店。2012年底,虞荣湖将酒店转租给他人经营。

但半个月之前,因为种种原因,当初承租酒店者也放弃了经营,虞荣湖不得不重新接手。而据虞荣湖统计,目前他手上的白条共有近90万元,其中三溪街居委会、横山村、军林村、立中村等单位的白条,就占了40余万。

为筹钱给儿整容拿白条讨债

虞荣湖与妻子一生只生养了一个儿子,但他却一直对唯一的儿子心有亏欠。

事情得从1995年说起。那一年,虞荣湖夫妇还在三溪街做早点生意,儿子只有1岁多。一天上午,虞荣湖炸完油条后关掉炉火,转而去帮妻子整理摊位,不想,刚学会走路的儿子摇摇晃晃地走到火炉边,好奇地扒着油锅的边缘往里看。霎时,大半锅还滚烫着的油从儿子的头上淋下。送到医院医治后,幼小的儿子虽然保住了性命,但脸上和身上却留下了深深的烫伤疤痕。

由于脸上和身上的伤疤,虞荣湖察觉到儿子随着年龄增长愈来愈内向。上学时不喜欢跟其他孩子打交道,放了假一般都是窝在家里,毕业后也总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不知道在干什么。虞荣湖和妻子商量着要赚钱为儿子整容。

去年,为让儿子整好容后早日结婚,虞荣湖和妻子凑了10余万元,但整容手术还未做完,钱就花完了。

回来后,虞荣湖拿着手上的白条四周讨债,但收效甚微。欠钱的单位这个说穷,那个说没钱,总之讨了一圈也只得到几句好话,钱一分都没到手。虞荣湖觉得很无奈,很多欠钱村委会的干部跟他关系都不错,甚至有些单位虽然打着白条仍在他的酒店吃饭。而他也不忍心走到向法院起诉这一步。镇称将展开清算尽快还债

前晚,来到金三湖宾馆,见到了虞荣湖出示的厚厚1沓白条。

只见白条中,一张落款为三溪街道居委会的欠条,上书欠到金三湖进餐费人民币30250元,右下角加盖了3溪街道居委会的公章,题名时间为2013年7月30日。另外一张盖了公章的欠条是横山村委会的,上书暂欠金三湖酒店进餐款78896元,(历年老欠70684元,2014年元月16日结欠8212 元),左下角还有3个人签名,虞荣湖说,这几个人都是当时的村委会干部,是经手人。

而虞荣湖提供的其他白条中,还有立中村、军林村等,数额均到达数万元,但都没有盖公章。虞荣湖说,他准备去找这些村委会,算出总额后开出一张总欠条,再盖公章。

其实每次他们一顿饭顶多也就几百块钱,就这样累积了几万块钱的白条。虞荣湖估算,欠了几万元的几个村,每一个村都挂了上百顿饭的白条。

昨日下午,联系上三溪镇党政办公室,希望对方提供军林、立中、横山、三溪街道居委会等单位负责人的联系方式,就打白条一事进行核实。但对方称,不知道这几个单位负责人的联系方式。

随后,致电三溪镇党委书记钟晓东。他表示,将在全镇展开清算,敦促打白条的村委会尽快还清欠款。

希爱力和必利劲对比
印度希爱力和礼来希爱力
希爱力他达拉非每日一次
为什么来月经有血块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