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女人

逆战仙魔 第二百五十章 斩杀丁不智(求订阅)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3:41:11

逆战仙魔 第二百五十章 斩杀丁不智(求订阅)

同样,丁不智也不想再废话。【最新章节阅读.】

双方既然有化不开的仇恨,注定只14能你死我活,那么,说再多又有何意义?

他大手一挥,率先向前一跃,双掌拍出,登时,一股阴寒的真气吐露,对准萧齐天缠卷而来。

二首领神色一动,从后背中抽出几节短物,似铁似棍,只闻铿铿声响

逆战仙魔  第二百五十章 斩杀丁不智(求订阅)

,霎时间,他的手中竟出现一柄长枪,三角形枪头闪着幽光,锋利迫人。

他手执长枪,一声长啸,蓦然间枪芒吐露,一招直捣黄龙使出,对准萧齐天面门疾刺而来,狠辣如电。

二首领善于用枪,这在流风寨中是人尽皆知的事情。然而他的枪法师从何处,这个貌似无人得知。自然,也不算无人得知,至少丁不智就隐隐之间能够猜到,二首领的枪法应该来自军中。

两军交战,力求化繁为简,简单之中却蕴含着无限的杀伤力。

二首领的枪完全符合这个特点。

他的枪或扎或刺、或挞或抨、或缠或圈、或拦或扑、或点或拨,没有过多花俏,却直取敌人要害。

他的枪法连绵不绝,转换之间更是快捷无比,往往令人难以招架。

两大首领带头,众多马贼不敢怠慢,身形忽动,蓦然加入战团,拳脚刀剑,四下飞舞,对准萧齐天悍然攻来。

萧齐天冷笑,猛然运转身法,大步流星,避开大首领和二首领的攻击,却如虎入羊群,出现在流风寨的一众人马中间。霎时间,但闻“砰砰砰砰”接连闷响,但见萧齐天拳如雨点,掌若风雷,将一众马贼打得东倒西歪,四下飞起。

他的每拳每掌,最起码都蕴含着他全部修为的六分力道,又岂是这些马贼可以抵挡的?

只一瞬间,便有数十人吐血横飞,落地之时早已出气多进气少矣,眼看是活不成了。

这是一伙作恶多端、杀人如麻的贼寇,他本就是为剿灭他们而来,自然不会心慈手软。

所有马贼惊恐后退,骇然地看着萧齐天,冷汗涔涔而下。

大首领同样心头凛然,猛一咬牙,喝道:“怕什么?一起上,给我杀了他!”

二首领心惊肉跳,深吸了口气,压下心头的恐惧,附和道:“没错,十六年前咱们流风寨打劫了萧家那批药材、灭了萧家六十条人口之后,我们与他之间,早已是不死不休的结局!所以,大家不要心存侥幸,要想活命只有杀了他!”

所有马贼对视一眼,又提起刀剑压了上来,眼神恶毒,杀机更是浓烈。

直至此时,黑大爷才恍然大悟。

原来,白大爷拉他来这里,竟是为了寻仇而来。啧啧啧,这群贼寇真是瞎了眼,招惹了白大爷这位煞星,估计今天难逃一劫咯。

自然,黑大爷可不会怜悯这帮贼寇。

这伙人,落草为寇,为祸世间,亦是他生平痛恨之最,不然他也不会一听萧齐天说起,便欣然应允而来。正如他先前出手时所说,他来这里,还真是抱了血洗流风寨、为民除害的目的。

这一刻无需废话,大首领和二首领对视一眼,扑将而来。众多马贼见状,齐声大吼,似在增胆,欲将满腔的恐惧发泄出去。

这确实有效果,一吼之后,他们的双目猩红,眼中早已没有恐惧,只剩下滔天的怨毒,只剩下沸腾的杀机。刹那间,人影闪掠,刀光剑芒璀璨,漫天真气飞舞,对准萧齐天悍然杀来。

众多马贼的攻击之中,自然是以大首领和二首领的攻击最是惊人。

二首领的长枪如龙,枪法确实惊人,枪芒吐露,卷动四野,冷光慑人的枪尖始终不离萧齐天的要害之处。

大首领扑将的瞬间,终于动用了他的武器。

他的手中出现一柄大刀,冷光隐现,足有半尺多宽,形若弯月,一看就知道削铁如泥。

刀名霸刀,名副其实,便是丁不智成名时所使用的武器。十七年前,筑基中期的他,便是用这柄霸刀,砍下筑基后期的流风寨大首领的脑袋,一战成名,才登上了流风寨大首领的宝座。

打从他当上流风寨大首领之后,他便没有动用过这柄霸刀。此时对阵萧齐天,他却不敢保留,终于动用了封存十七年的武器。

萧齐天,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,那是一种事关生死存亡的危机之感。他的大刀横空,冷光如月,无匹的刀芒悍然劈下。

萧齐天冷笑,比武器?那只会让丁不智他们死得更快!

他大手一抓,蓦然间,“嗡”的一声剑鸣,一柄飞剑横空,落入他的手里。

黑大爷吓了一跳。因为那柄飞剑,却是从他后背中飞出,明显是他的宝剑。于是乎,他看向萧齐天的眼神就有些幽怨。

乖乖!

白大爷,你要我的宝剑提前说啊。你知不知道,人吓人会吓死人的?

手握长剑,萧齐天的气势又是一变,剑未出,剑芒已吐露,锋芒迫人。他看着手中的长剑,上刻“无锋”,却闪着炫目的幽光,一看就知道锋利异常。

“好剑!”萧齐天喝道,蓦然间,长剑急转,虚空之中到处都是剑影,一缕缕风雷之音响彻云霄。

他剑随身动,刹那间杀入贼群,一股股无匹的剑气从无锋剑上溢出,冰寒刺骨。

只一瞬间,惨叫声连成一片,鲜血飞溅,断臂残肢散了一地。

刹那间,便有数十贼寇命丧黄泉

逆战仙魔  第二百五十章 斩杀丁不智(求订阅)

,或被刺破眉心、或被刺穿心脏、或被割破咽喉而亡。

余者惊恐后退,简直惊骇欲绝,好不容易提起来的勇气早已消失无影。

黑大爷咽了咽口水,早已目瞪口呆。

哎哟我的吗啊!

不得了了!没想到白大爷的剑法竟然如此惊人。

此时,萧齐天的头顶,枪芒璀璨,一柄长枪悍然劈下,如泰山压顶,那是二首领的长枪。

此时,萧齐天的身后,一柄大刀猛然劈向他的后心,刀光如电,刀芒吐露,那是大首领的霸刀。

大首领和二首领同样被萧齐天的剑法吓了一跳,太惊人了,只一瞬间便斩杀了他们数十位手下,其中还包括二个贼目、一个贼首。

然而他的人越是惊艳,剑法越是惊人,越不能留,否则必成后患。

也正因为如此,大首领和二首领虽然忌惮萧齐天,但也趁萧齐天斩杀他们手下的时机,一前一后,猛扑而来,刀枪飞舞,誓要将萧齐天斩杀于此。

萧齐天冷笑,电光石火之间,他猛一抬手,无锋剑闪着炫目的幽光,霎时间连出十二剑。这十二剑,每一剑皆点在二首领的长枪中央,十二剑之后,二首领的长剑忽然间断成两截。

二首领见状一呆,蓦然间惊醒,连忙向后退去,待见萧齐天没有追来之时,才松了口气,后背却早已被冷汗打湿。

萧齐天神情嘲讽,刚那瞬间,他要杀二首领简直易如反掌。只不过他却留了个心思,暂且放过二首领一命。

直觉告诉他,留下二首领估计会有惊喜。

便在此时,一股刀锋从后心迫来,萧齐天霍然转身,后背似张了眼睛,无锋剑一摆,猛然劈下,精准地劈在大首领的霸刀刀身之上。

他早已锻体九重天,现在更是筑基巅峰的强者,这一劈快如闪电,力道到底有多大连他自己也不甚清楚。

刀剑交戈,金铁交鸣,铿然一声震响。

大首领浑身一震,只觉得一股恐怖的力道从刀柄之上传来,让他持刀的手一痛,手中的霸刀几欲拿捏不稳。

这让他心头悚然,霎时间抽身后退。他的身法奇快,闪现如雷,只一瞬间,便退却十丈。

然而比速度,他比得过萧齐天吗?

萧齐天暂且放过二首领一命,可不代表他也会暂且放过大首领一命。

“现在想退?不觉得晚了吗?我萧齐天要你三更死,谁能留你到五更?”萧齐天冷笑,步若流星,又似龙腾虎跃,只一瞬间,便追至大首领身前。手一抬,蓦然,剑光起。

大首领骇然,情急之下,手中霸刀来不及调整,猛然舞动万千刀影,将身前防御得密不透风。

这却注定是徒劳。

大首领的刀法,大首领所谓的密不透风在萧齐天面前,形同虚设。

嗡!

剑鸣声响起,摄人心魄。

电光石火之间,萧齐天的长剑骤然加快,无锋剑名无锋,却在这一刻绽放出无匹的剑芒,如地狱中的死神镰刀,无情地收割生命。

他的长剑快如闪电,剑身一抖,刹那间越过大首领的霸刀,将大首领的咽喉一剑刺穿。

咕噜咕噜!

大首领的嘴角冒出鲜血,张了张口,想说什么,又哪里说不出口。

“后悔吗?后悔也没用,血债终须血还!”萧齐天轻声道,蓦然将无锋剑抽出。

大首领忽然间眼睛睁得贼大,骤然间又变得柔和,口中,似乎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。

或许,这就是最好的结局。这么多年,他杀了很多人,造了很多孽,却在这一刻才明白,出来混总是要还的。

念及此,大首领突然直挺挺地倒下,身死,瞑目。

这一幕,着实惊骇人心。

(未完待续。)

南京京科男科医院可信吗
南京京科男科医院正规吗
南京京科男科医院贵不贵
南京京科男科医院如何走
南京京科男科医院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