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女人

九龙神鼎 第二千四百二十五章 当堂对峙

发布时间:2019-10-18 09:50:51

九龙神鼎 第二千四百二十五章 当堂对峙

两人登临宗门,入口处遭遇两位巡守山门的弟子拦截。

“何人?”

“外门弟子苏羽。”

“外门弟子于向晚。”

闻音,左侧巡逻弟子下意识惊呼:“你们怎么敢……”

但右侧的巡逻弟子,面无表情打断他的话,微笑道:“原来是两位外门师兄,请随意。”

说着,就与另外一名弟子若无其事的离开。

于向晚眼睛眯了眯,眼神之中迸射幽蓝色的微光,缓声道:“苏兄,好像不对劲啊!”

他既不聋也不瞎。

左侧巡逻弟子的话和表情,他全看在眼中。

“看来我们晚回一步。”苏羽神色沉着。

姜玄重等人遇袭击的事情,宗门应该已经知晓。

但,似乎他们两人被列为怀疑对象。

巡逻弟子一个眼神,一句话,苏羽就已经推测到事情大概。

只是,仅仅是猜测,他还无法向于向晚说明。

“先不着急回宗门,做好准备再说。”

于向晚对此深表同意,小心驶得万年船,本次姜玄重等人遇刺,事情非同小可。

稍有差池,将连累他们万劫不复,自然更要小心谨慎。

两人临到宗门前,各自退出去。

“苏兄,我去那边。”于向晚目光闪烁,言外之意是单独准备。

有一些事,他不想让苏羽知道。

苏羽并未介意,谁都有自己的秘密,他不同样如此吗?

“好!”他选择另外一边,来到无人的山坳里。

“出来!”

咕噜——

身前不远处的地面一阵蠕动,从中钻出被他灵魂控制的女尸。

身为地道主的她,是苏羽最大依靠。

即便那掌门作祟,苏羽也有把握暂时应付一下。

大不了牺牲一些灵魂。

当然,能不用她最好。

苏羽盘膝而坐,脑海中心念万转,不断推测太一门内即将发生的事。

其脑海中划过许许多多的记忆碎片。

得知他的宗门是太一门时,邪小月突然变得怪异的神色和言行。

姜玄重等人突如其来遭到大批神秘人埋伏和围攻。

以及那位巡守弟子异样的眼神和表情。

其脑海中出现成百上千种可能。

一一分析后,苏羽心中已有定数。

“如果不出所料的话,应该是我和于向晚要成为替罪羔羊。”苏羽一语中的,分析得异常准确。

若是金甲堂主在此,定要吃惊苏羽的推算之力。

不过,即便推算到前方有火坑,苏羽依旧要跳进去。

他准备妥当,便来到宗门入口。

于向晚已在那里等候。

苏羽看了他一眼,心中不由猜测,于向晚的准备是什么?

两人深吸一口气,共同踏入宗门。

并第一时间前往事务堂。

外出人员遇到袭击,此事必须第一时间通知事务堂。

他们成功见到事务堂的堂主。

“你们二人不是陪同内门弟子前往南部中心吗?为何突然回来?”堂主讶然问道。

于向晚正襟而坐,道:“回禀堂主,姜玄重、机璇灵、火离心和重阳等人遇到袭击,生死不明,还请速速禀告高层,前往救援。”

他说完,便默默注视堂主神色。

只见堂主脸上波澜不惊,仿佛早已清楚此事。

一双眼神,幽深无比的打量苏羽和于向晚。

“我的确要禀告高层,你们两个叛徒,终于回来了。”堂主脸色冷下来,眼神之中不无杀意。

苏羽一脸平淡之色。

一切都在预料中。

倒是于向晚,出乎其意外,惊呼道:“叛徒,我们?”

他心中有怒。

若说背叛,也应该是姜玄重他们背叛了苏羽和他。

怎么也轮不到他们成为叛徒。

“走吧,跟我去见大掌事。”堂主无形中释放出中涅初期的修为,将二人笼罩。

他自以为,凭借这点气势,就能将两人给震慑住。

殊不知,不论是苏羽还是于向晚,都可瞬间杀他。

苏羽和于向晚默默起身,跟随堂主前去面前大掌事。

大掌事一如往昔,在院中默默打坐。

“大掌事,两个叛徒带到。”堂主躬身而道。

大掌事徐徐睁开眼睛,眼中空洞而淡漠,只在苏羽身上略微停留一息,因为他对苏羽略有一些印象。

“那还等什么?就地正法,枭首示众

。”

于向晚本以为,见到大掌事能够申辩一二。

谁料,对方直接言明,杀他们立威。

“大掌事,我二人若是叛徒,为何还要回来?”于向晚道:“我们是否为叛徒,不妨联系姜玄重等四位内门弟子以及金甲堂主,他们可以作证。”

他理直气壮道。

他们援助姜玄重等人,反遭背叛,他不信姜玄重好意思冤枉他是叛徒。

“已经用不着,除了金甲堂主外,其余人,都已经死去。”大掌事淡淡道:“至于你们二人敢回来,也在我们预料中。”

说着,其眼神里多出一丝冷意。

“因为你们做梦都想不到,金甲堂主会活着回来,将你们的罪行公诸于众。”

什么?

于向晚震惊不已。

“他们都死了?”于向晚满眼意外。

姜玄重等人分明已经逃出生天,最后居然还是难逃一死。

而且,奇怪的是,以姜玄重等人的实力,怎么也不该全灭吧?

须知,苏羽和于向晚赶过去,狠狠灭杀一批敌人。

理论而言,他们就算不敌,逃也还是能逃出一两个的,断无全灭的道理。

还有,他们什么罪行?

为什么是金甲堂主公布?

“大掌事,我们不服,需要当面对峙。”于向晚昂扬着脖子。

如此被冤杀,谁能服气?

大掌事眉宇轻轻皱起。

若是犯下普通过错,说杀也就杀了。

但背叛宗门此等大罪,必须调查清楚。

否则令弟子们误以为,宗门枉杀无辜,必然人心惶惶。

“不到黄河不死心!传金甲!”

很快,金甲堂主前来。

一见苏羽和于向晚,便怒目而视,宛如要杀其人,食其肉一般:“你们两个叛徒,竟然还敢回来!”

苏羽看得暗暗摇头。

果然和他推算得一模一样。

姜玄重他们多半已经陨灭。

而之所以会如此,一定是他们中有一位叛徒。

并且那位叛徒还先他们一步逃回来,恶人先告状,污蔑他们才是叛徒。

一切,都在预料中。

他甚至还预料到,金甲堂主已经罗列好一切证据,令他们百口莫辩。

于向晚怒斥:“金甲堂主,你们将我二人推入陷阱中,怎还冤枉我们是叛徒?”

岂料,金甲堂主一脸大义凛然。

“我不懂你在说什么,我只知道,是你们两个,勾结了不知名的势力,残害我们!”金甲堂主一脸悲怆:“可怜姜玄重四位内门弟子悲愤中自尽而亡!”

他声情并茂。

不知情的人,真以为金甲堂主有莫大冤屈。

于向晚冷哼:“大掌事,口说无凭,我可以容许检查我的记忆,到底有没有背叛,一目了然。”

金甲堂主呵呵一笑:“真巧,我也愿意祭出我的记忆,当众对峙!”

大掌事淡漠道:“好,事情弄一个明白最好!”

他两手隔空一抓,两人眉宇间浮现一抹痛苦之色,便各有一段记忆出现。

都是数月前的记忆,并且刚好是大战前。

金甲堂主的记忆里,他们正好端端等在某个角落,忽然遭到大批神秘人攻击。

不得已他们边逃,边向苏羽和于向晚发出求援传讯。

后来,苏羽和于向晚赶到。

但记忆画面中,他们两人非但没有救援,反而与神秘人合伙,加入围剿他们的行列中。

绝望中,姜玄重等人相继自杀而亡。

而画面中,满脸是血的于向晚和苏羽,则狞笑无比。

最后,他们向神秘人的首领鞠躬,并齐齐赶回太一门。

“这是假的!”于向晚呵斥道。

真实的情况根本不是那样。

他终于意识到,金甲堂主才是真正的内奸。

大掌事淡漠:“看完你的便知道!”

于向晚的记忆画面,断断续续,他们接到传讯后,立刻赶过去。

但期间的战斗模糊不已,多处有被剪切的迹象。

最后,只能模糊看到,两人逃走。

金甲冷笑:“一个到处窜改抹掉痕迹的记忆,还用问吗?只有是作假掩饰什么才会如此。”

于向晚又气又怒。

但,真的无法解释。

因为战斗期间,他动用了一些神秘手段,还暴露出尸族的属性。

试问,他怎敢留在记忆中?

可,这也成为他作假的直接证据,令他无可辩驳。

“事实证据清楚,已无辩驳余地,来人,将二人就地处斩!”大掌事冷漠万分。

于向晚还要争辩。

苏羽却已经摆摆手,道:“不用再争辩,他已经准备好一切说辞,你说什么都是无用的。”

大掌事漠然:“既然你们认罪,那更好,俯首吧!”

“等等!”

苏羽神色悠然,既然他已经推算到一切,焉能没有丝毫准备?

“有话说?”

苏羽摇头:“我没有话说,但有人会有话要说。”

“谁?”

“重阳。”

大掌事摇摇头:“重阳已经陨灭,登记簿上,他的名字已经暗淡如灰。”

苏羽淡然道:“那你不妨再看看。”

他或许无法金玄古神的传人无心铁捕,难道还不能复活一个普通的重阳吗?

(本章完)

南宁癫痫病医院

宜昌治疗阳痿费用

贵阳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

南宁癫痫病医院费用

宜昌治疗阳痿医院

宝宝厌食怎么办
宝宝如何健脾胃
宝宝积食了吃什么药好
宝宝不消化吃什么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