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明星

吸血王座 第四章 魔性挂坠!【求推荐】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9:08:09

吸血王座 第四章 魔性挂坠!【求推荐】

“唉……”凯西摇头叹了口气,转身也是离开了,原地就只剩下了莫肖和布鲁,还有一只青云雀硕大的尸体。

“呼呼呼……”

从地上爬起来,布鲁看着身下已经僵硬了的青云雀喉咙动了动,他只有十二三岁,这么大的东西在他身下被莫肖杀掉,尤其是死时那种强烈的反抗,让他心有余悸。

把身上沾染的泥土清理几下,布鲁看着地面上的青云雀,皱眉道:“这青云雀可是玉兰山里有名的凶物,想不到就这样给杀了,真是可惜。”

“这有什么可惜?一只畜生罢了。”莫肖对此不以为意,心中更多的还是欢喜,心中目光闪烁起来:“这就是新世界?哼……果然比地球残酷,贱种?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蹦跶多久!”

同时他的脑海里也是浮现出一个人的消息,那就是刚刚嘉利提到的乌斯托。

乌斯托是卡尔特城邦唯一的魔法师,相传他的光明祈祷术能够活死人肉白骨,厉害的一塌糊涂,但这一点莫肖显然不相信,因为这个乌斯托只是一级魔法师而已,如果一级的魔法师就能够活死人肉白骨,那以后的魔法师,岂不是能够让人起死回生、长生不老?

“布鲁,你先把这青云雀拉回厨房,我还有点事先走了。”耸了耸肩,莫肖端着盆血水说了句径直离开了。

“好嘞。”

听到莫肖的话,布鲁立即拉着青云雀的尸体向回走,但走了几步后,又回头望了望莫肖的背影,皱眉嗫嚅起来:“奇怪了,怎么总感觉今天的小七变了个人似的。”

“啪!”

一把关上房门,莫肖几乎没有半分迟疑,先是把一旁水桶端过来,打出一碗清水放在桌上后,另一只碗直接从木盆里舀满鲜血。

这鲜血比之今天早晨喝的猪血更加猩红,而且也粘稠许多,莫肖不由自主地吞了吞口水,仰头直接一口就给喝了下去。

“咕噜。咕噜!”

一碗下肚,他似乎没有满足又是继续,直到一口气四碗青云雀鲜血而下,他这才端起一旁的清水冲洗口中的腥甜。

“这青云雀不愧是凶禽,血里的精气比猪强了太多。”

盘膝坐在床上,莫肖运起乾元宝术里记载的以血补血手法,很快就感觉到胃部传来阵阵温热,这些温热就像是一道道暖流,源源不断随着呼吸流转全身。

它不是虚无的能量感,而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效果感,每当一处躯体被暖流淌过之后,原本累了一天的肌肉筋骨都会立即松弛下来,而且一种明显的强化感油然而生。

于早晨一样,这种过程没持续太长时间就停了下来,但效果却要远远超过早上的修炼。

此刻的他已完全脱离不久前的乞丐模样,脸上的神采渐渐饱和起来,头发的发根都立即变得乌黑起来。

“好厉害,这青云雀的血绝对是大补之物。”

没有丝毫犹豫,他又是连连喝下去四大碗鲜血,随即再次盘膝坐下修炼起来,而这一次随着气血之力被他吸收,能够明显看到瘦弱的身子丰满了一些。

没有停下,他又是喝下几碗鲜血,那只青云雀很大,比一只鹅还要大上两倍,流出的鲜血也极多,经过他的计算

吸血王座  第四章 魔性挂坠!【求推荐】

,至少也有二十碗左右的血量,当然他所用的碗要比地球上寻常时候用的小了许多。

“咻咻咻!”

胃里的鲜血不断化为气血之力,被周身的筋骨吸收,肉身的强化几乎以可见的效果在进行着,只是当他第三次喝下四碗鲜血再次修炼的时候,可怕的一幕出现了。

“嗡!”

莫肖盘膝坐下,不断吸收体内炼化的气血,可就在一切都如鱼得水时,一股疯狂的吸力猛然从胸口爆发,且这股吸力的目标不是其他,正是他体内的所有气血之力。

莫肖甚至感觉在不到一秒时间,自己的胸口明显凹陷下去。体内血气之力被疯狂的吸收着,修炼在瞬间被完全打破。

猛地睁开双眸,他的脸色无比苍白起来,想也不想一把拨开胸口的衣服,只见胸前挂着一块如同一元硬币模样的银色挂坠,此刻这挂坠正爆发出猩红的血光,疯狂榨取着他体内的气血之力。

这到底是什么东西?

入眼的挂坠完全就是硬币的模样,先不说很薄,其上更是没有任何雕琢痕迹,这模样简陋到了极致,如果不是打磨的极为圆润,他都不会认为这东西是个挂坠。

几乎也是入眼的同时,莫肖已本能伸手将泛着血光的挂坠扯了下来,扔到一旁,这挂坠在离开他胸口的一瞬间,其上血光便完全消弭不见,气血流逝的感觉也随即停止。

啪的一声,坐着的身子猛地软到下去,他脸色变得极为苍白,就像个大病未愈的病人,双目却死死盯着被扔在桌子上的那块挂坠,目光中尽是杀意!

“妖怪!”

莫肖之所以会出现在这个世界,尽皆是因为在地球上和那头无名的妖物战斗所致,而那妖物的本领便是隔空吸收活物体内的气血。

当日,除魔小队被妖物重创,只留下他一个活口,万般无奈之下,莫肖已经有了必死之心。人只要不怕死,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。

为了和妖物同归于尽,他将从肉身佛里获得的舍利子生吞下肚,以身饲魔,那妖物虽然厉害,却并不知他把舍利子这种圣物给吞了,因此毫无忌惮地冲入莫肖体内要置他于死地。

危急时刻,舍利子爆发出无穷威力,与那妖物同归于尽,莫肖作为两者的载体,那种大威力的正邪能量冲击,他一介凡躯如何承受得住,很快肉身就灰飞烟灭了。

而那挂坠,给他的感受,就如同当日的妖物一样,心中杀机顿起:“难怪小七从小饭量比常人多出一倍,身子骨却如此羸弱,竟是因为你这祸害东西,今日!我就要替天行道!”

莫肖虽不是什么嫉恶如仇的人,可怎么说也是死在妖邪手里,对于妖魔的恨意有多么彻底,这个问题根本不用怀疑。

“天圆地方,赤血纯阳,玄阳咒,敕!”

几乎没有任何犹豫,他已经一口咬破右手食指,随着血液涌出,手指直接在面前的桌案上画出一道奇形怪状的符箓。

这符箓就像是一副抽象画,但却有种极为神秘的美感。首尾相连,龙飞凤舞,甚至随着他右手不断挥舞,一股股荧光顺着屋外已经泛黄的光线延伸进来,最后融入符箓之内。

除妖师的手段有很多,但符箓算是最常用,也极为有效的一种。同时按照使用的材料,也可以划分为符咒和血咒两种。

符咒,使用黄纸为基,朱砂为料,运以体内精气和元气绘制出来,从而引动某种诛邪的力量成符。也是因为画符的过程要耗费体内精气和元气,除妖师制符并不容易。

血咒,比之符咒就要难上一分,因为这种咒法原理上和符咒同出一辙,但所用的材料却不再需要外物参与,只用自身精血即可。

精血中含有的精气和元气非常浓郁,画出一幅血咒的消耗,甚至抵得上五张符咒,而且对于咒文的掌握更要精准无比,所以寻常时候他并不会舍得使用血咒。

“嗡!”

莫肖不是什么道术天才,可从小等于是整天看着乾元宝术长大,咒法的掌握早已熟记于心,随着手指在桌面上最终留下一幅巨大的咒文,一股强大的阳刚气血伴随着灼热感,从血咒中爆发出来。

“咳咳,这身子实在太弱,幸好刚刚炼化了八大碗青云雀的鲜血,否则这一幅血咒就要拼了我的命。”做完这些,莫肖脸色急速苍白,虚汗自额头滑落,一双眸子却带着浓郁的精光。

不再犹豫,他直接捡起被扔在一旁的银色挂坠,猛地按在刚画制而成的血咒之上,几乎也是同一时间,血咒豪光大作,甚至有烈火涌现而出,凝聚成一股正气烈焰,对着挂坠轰去。

“咻!”

只是当银色挂坠接触到桌面上的一刹那,血咒迸溅出的所有异象齐齐消失,甚至鲜红画制的血咒都一下变得暗淡无比,瞬间干涸,其内气血被立即吸收一空。

“这不可能!”

身子几乎同时往后退去坐到地上,莫肖俊俏的脸被恐惧和不可置信填满,眼前出现的一切让他心中翻江倒海。

玄阳咒。

乾元宝术中对付妖邪的强大咒法,可以借用天地间的纯阳正气镇压外邪,就算是当日遇到那只无名妖邪,玄阳咒虽无法攻伐杀敌,也有着一定的功效。

可银色挂坠竟完全无视咒法引动的天地阳气,直接把血咒里的血气吸收一空,这种情况完全不可能。

只要是妖邪,天地间的阳气与正气便是他们的克星,可这其貌不扬的银色挂坠竟完全不受阳气与正气影响,直接吸纳血咒气血,血咒失去根本的力量,立即失去效果。

“呼呼……”

喘着粗气,莫肖死死盯着桌面上安然无恙的银色挂坠,心中不断思索起来:“莫非是因为这挂坠也和那肉身佛一样,其中镇压了一头绝世妖孽,玄阳咒才无法奏效?”

“想不到这个世界竟也有这般强大的妖邪?”

吞了吞口水,莫肖起身走到桌前,也不管眼前的银色挂坠,而是径直端起桌上的木盆,将其中还剩余了所有青云雀血完全喝光,直接炼化起其中的血气,强大己身,至于挂坠,已经被他藏到了床下。

…………

朝阳治疗不孕不育方法
陇南治疗龟头炎医院
乌鲁木齐治疗包皮包茎医院
济南血管瘤医院在线
济南艾玛妇产医院在线问答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